西北政法校友会 » 西法大人 » 校友文苑 » 毕业二十年聚会随笔

毕业二十年聚会随笔
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http://alumni.nwupl.cn 发表时间:2015/10/10 16:31:20 点击:537
之一
毕业二十年的聚会,安排在母校所在地西安,时间为三天。
七号早上七点从家里出发,坐高铁至长沙,然后转乘去西安的高铁,下午四点多抵达目的地。
下车,拿出手机,有几个未接电话,赶忙给班长回了过去,我知道他找我肯定有事。班长焦急地告诉我,广东的罗同学与我同一时间抵站,要我跟他一起坐地铁过去。挂了电话,我把另一个未接电话号码调了出来,显示为广东中山,我猜测应该是罗同学的电话,直接拨了过去。电话那端传来浓重的粤语残音,果真是罗同学。我们相约出站口地铁售票处等候,可几个电话来回就是互相找不着。自动售票机前人特别得多,排队买票的走了一波又来一波,始终保持成几条长龙慢游的形态。费了好大的劲我把票买了出来,罗同学还是没有出现。  
奇怪了,难道一个二十年可以将一个人打磨得完全认不出来?我拿着两张票,到处张望着往上车点走去。这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对面另一个出口的售票处徘徊,上身恰好穿着电话中所说的绿色衣服。我确定,那就是罗同学。因为视力原因喊错过多次人,就算再有把握我也不敢大声喊叫了。我小声试探着叫了一声,罗同学看到了我,满脸笑容朝我疾走过来……。
其实,一般高铁大站的出口有好几个,罗同学与我所说的位置均没有错,为何费了十多分钟一直寻不见,只不过所处的出站口不同而已!后来,得知罗同学跟我同乘一辆高铁,他在八车厢,我在六车厢,因信息闭塞错过共处五个小时的机会。此事在饭桌上予以添油加醋式爆料,结果可想而知,又是一阵爆笑。
出了地铁,老大将我们接回了宾馆,此时已近下午六点。
之二
同学遍布天南海北,又交通工具各异,来得有些零零碎碎。每一位或每一群同学的来临,都会带来一阵不小的骚动,或握手,或拥抱,在暖暖的问候与打趣中无尽享受着掌声和快意。也有个别面孔有些陌生叫不出名字的时候,二十年不见,如在大街单独遇见还真认不出来了。
这里变化最大的当属老大,原本柔弱忍让的她,留了个齐整短发,着正裙,施淡妆,谈吐精神莫不显得职业干练。老幺竟然也穿裙子了,上衣居然是粉红色,而且还蓄起了长发,与其大咧好动的性格大相径庭,当刮目相看。病美人老唐胖了一些,胃口好得不得了,诸如肉夹馍,羊肉泡馍等长肉的食物一律来者不拒。老耿照样是位多面手,说起话来不瘟不火,办起事来风风火火,那条新买的红裤子,不光一路飘逸夺目,照片里也是众人聚目的焦点,让其在这次聚会中狠狠得亮了一把。老王一身富态,最会享受生活,幸福指数极高,开心快乐永远写在那张绽放的脸上。老苏当了老总,却温婉依旧。老张轻言细语,如遇见之初。老吕,除了被海风吹黑了些,一切如故。老赵玲珑清秀,在她身上似乎看到了曾经年轻的模样……
晚上聚餐喝酒至十来点,有人提议去体验古城的宵夜文化。每个人都像打了鸡血般兴奋,没人说倒还罢了,经那么微微地一提,兴致就被唤起来了。又是喝酒又是胡谝,回房休息已过凌晨一点。
之三
第二天,先是参观新校区。说实话,新校区建设得不错,楼宇亭舍,什么都是新的,包括植种的树木花草。终归陌生,没太多感觉,匆匆走了圈,算是来过。牵动我们心弦吸引我们回去的,还是那块昔日就读的老校区,那里的角角落落,遍布着我们的足迹。
见到熟悉的大门,记忆的阀门如洪水冲开般再也合不拢来……那几颗绿化园内的松柏,依旧枝繁叶茂亭亭玉立,只是长高变阔了许多。曾经白天是饭厅晚上变舞厅的教工食堂拆除了,喧闹早已不在,余音却似缭绕,一批又一批笨拙而腼腆的初学者现在又身处何方?连接教室与宿舍每天走过几次的操场,全被冻作了水泥,底下成了学区的地下车库。女生四合院缘于一场大火早已消失殆尽,后来重新搬入的女生公寓,现已成了男生宿舍,连门牌号也改了,所幸楼还在。男生四合院残喘保留至今,成了一群民工暂住的家。门上号牌清晰可见,洗漱水池原封未动,岁月的沧桑重重地烙在斑驳泛白的墙上,整栋院落杂乱无序略显衰败,缺乏当初应有的人气。
老校区不再教学,仅留了研究生楼,本就陈旧冷清。加之暑假大修大补,到处尽是围栏施工,灰尘飞扬,泥土尽现,更显萧条破旧。就连依然肃静庄严的图书馆,亦没有了太多的书香为伴,逐渐淡出莘莘学子的视野……
对于母校的挂念,好比自己的老家,既希望越来越好,又不愿变化过快。二十年已然过去,这份深藏于心的记忆,在重寻中哪怕只有往昔的一丝影子,也是一份情感的满足!
之四
同宿舍的老大结婚生子落户西安。报到那天,老大本来是回家住的,为了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些,花费一个小时车程取来换洗衣服。不为别的,单就留下来聊聊天说说话,仅此而已。那一夜,我们聊到很晚很晚……老大始终保持着学校里旧有的亲切和风范,我来她去接,我走她去送,姊妹情深,足以让我感动一生!
老展,利用平时休息时间,收集咱班所有同学的旧照近影三百张,制成一个幻灯片。放映前一晚通宵未眠,嚼文字,配音乐,终被赶了出来。屏幕上滚动播放的那一张张旧日的面孔,都是我们青葱岁月逝去的青春!
老唐寄来的几大筐新鲜山竹,老问自带的几大件白水苹果,咀嚼之余品尝到的是那又绵又浓的同学情……
承母校和组委会给了一个契机,使我与二十年未曾谋面的同学及老师再聚母校,重走校园,共拾昨天的点滴与记忆!在此特别致谢!
(作者:杨娟,原经济法系1995届7班校友,现就职于湖南省洪江市纪委)

用户登录